游芜湖汀棠 赏无边春色

游芜湖汀棠 赏无边春色
4月5日,天朗气清。这清明节难遇的晴天,激起我心里万株小草萌发的痒,所以便戴起口罩到楼下的汀棠公园拥抱疫霾散去的暖春。“予观夫春之胜状,在城之汀棠。佳木翠,野花香。曲桥小岛,长廊古亭,锦鳞游水,百鸟齐鸣。”站在汀棠公园东进口最高处,公园的雄壮全貌尽收眼底,范文正公的《岳阳楼记》便涌上我的心头,一句改写的慨叹信口开河。向南行走数十米,踏赤桥,绕回廊,春色照暖,弯曲弯曲。曲廊在左,玉湖在右。日光下澈,锦鳞显现。鱼儿或佁然不动,或俶尔远逝,来来往往,轻捷灵敏,如同在与游人嬉戏玩乐。出了滨湖渠道,就到了最南边的人文雅韵区。较为知名的玩鞭亭就在这一地带,相传此处是东晋明帝被叛军王敦追逼,慌乱逃跑丢下宝鞭的当地,顾名玩鞭亭。不过,比起玩鞭亭,我更钟情于沿湖的那处亭子。亭子飞檐四翘,四周环水,从西南望去,宛如泊于岸边的篷船。置身亭中,风吹云动天不动,水推“船移”岸不移,“船在湖中走,人在画中游”的感觉甚是逼真。过了亭子西南方的小桥,就到了古色古香的风雨长廊中。这条长廊呈古代修建正宗的朱红色,长廊内侧有墙面隔着,墙上有砖砌的镂空图画,当镂空图画掩映着背面的绿茵,墙面就像剪纸相同精美可观了。长廊外侧是汀棠碧水,天上的飞云,岸边的绿树被廊檐的形状圈进视界,描了边框。这种墙面隔而不隔,围廊界而未界的共同规划作用像极了苏州园林,景致的深度也由此延展。所以,在光和影的羁绊与酌量中,我拍下了左右逢源的相片。(父子二人赏识彼岸的浮州春晓)(汀湖之心)赏过人文雅韵,天然造化也不得不感受一下。夹在汀苑和生态散步道之间的狭长地带,各色各样的古树名木树立其间。桦树树干垂直入云,像手持三叉戟的兵士正气冲天;柳树枝蔓婀娜婆娑,有的还会折腰浸入水中成双成对。四月的香樟还没发出香气,但它的枝干却像耀武扬威的神兽,向五湖四海捕捉着春的气味。路过一处树林时,园丁正将一个走向生命完结的大树根装车搬走,树根的身上还裹着从前拥抱它给予它生命元气的泥土。我靠近闻了闻,湿润的泥土气并不让人厌弃,由于它陪同这棵树生长,也陪同它老去直到逝世。一如树下默坐或散步的白叟,晚年享受着天伦之乐的环绕,也曾给予他的子孙有力的胳膊般的呵护。除了树木,汀棠公园的桥梁也独具匠心。这儿的拱桥形如古鼎,尽显厚重与正经;现代漫水桥左面是招供歇息的坐台,右边是索链衔接的小石墩,规划出不对称的美。还有一处斜度较为陡峭的拱桥,远远望去,不由让人想起“苏堤春晓六吊桥,一株柳树一株桃”的绝美佳句。抵达生态散步区时,时刻现已曩昔一个半小时了。一道光晃着我的眼睛,我像收到了奇特的信号相同抬起头望着天空。这时我被眼前的一幕轰动了——刚刚布满灰云的天空居然翻开一个豁口,湛蓝的天空在一圈灰云的烘托下显得分外奇幻。这个口儿如同一面天空之镜,又如同一个天眼,不知道天上的神仙是不是正在透过它看着人世的全部。不一会儿,轰隆隆的轰动声唤醒我了解的回忆——这是高铁来了!不知我是不是与火车结缘,从离家上大学,又从结业来芜湖作业,8年的时刻就像火车相同一晃而过。往复之间,少到个把小时,多到二十几个小时,现已数不清自己坐过多少次火车,走过多少里路。可是,坐在火车上,景色撤退,愿望向前,现在的我在芜湖现已有了家的牵绊,未来的我还要在芜湖绘出更多彩的日子。(奔驰而过的高铁)(现代化公厕)(儿童生机区)汀棠公园有生态田园的野趣,也有江南水乡的风景;有前史文脉的传承,也有新时代开展的时髦。一年细算良辰少,春色美景汀棠寻。汀棠的美无以言说,幸亏我没有错失。(吴建武)